笔趣阁 > 上门女婿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凉荫

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凉荫

2021抗击疫情标语:该出手时就出手,风风火火打疫苗!
一秒记住【笔÷趣♂乐 WwW.BiquLe8.Com】
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另一边,夏梦确实在忙着开会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如果抓不住这个唯一有可能将普阳打击到一蹶不振的机会,那就再也没有机会跟精力。

    会议中讨论着,又很快落实了几项决策。

    那就是,马上让技术部门在app上开通退款入口,存入定量的专项资金,为后续的舆论方向做准备。她自身,已开始在个人账号上公开发言。

    愿意为普阳的会员买单,以责任为主题,洋洋洒洒上千字。

    担当,责任,出钱。

    底下评论清一色的正面。

    夏梦没想过效果如此明显,她被父亲抹黑的,名声遭受到了正反两极的评价。现在,仅仅一个发言,负面新闻好像完全远离了她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古清河,目睹关注着最近一桩又一桩的新闻,已连续几天没休息好了。

    调查组,舆论风向,见底的资金池,让他明知道。会员退款晚一天,形势对普阳越不利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闪电式融资,也不是短短几天能够完成的。目前谈判进度最快的一笔融资,对方还要看舆论风向之后再决定,给不给钱。

    普法论坛,整个集团的支柱。

    一经受到波折,后续到底会产生何种的影响。他这几年跨界,旅游,金融,电商,商超都在做……可直到目前为止。除了父亲留下的古氏跟普法论坛,其它都是在吃钱。

    是谁在幕后?

    不用想,除了韩东就只有夏梦。若非上次被韩东拿基金池威胁,他意识到危机,储备了一定资金。这次事件如此突发,根本就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新闻的影响性,也以一种恐怖的态势在发酵。

    这是自媒体的时代,古清河初次意识到,一家企业可以在瞬间被毁掉。除非,他具备可以压制舆论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,根本压不住。

    樊沧海不出手,他一个商人,就不可能压的住。

    有些后悔前阵子跟没跟樊小艾保持好关系,但想这些根本无用。

    正在沟通资金事项,争取谈拢的那个投资集团尽快入资。电话刚挂断不久,古清河又留意到了另一则新闻。

    夏梦代表楚新,愿意代退会员押金。

    代退?

    他同意了吗!!

    古清河隐有所感,她在碰瓷。整出来这么大事端,根本目的就是在碰瓷普阳。

    终于忍不住,他拿起手机拨号:“咱们是不是有必要谈一谈,不然鱼死网破,对你有何好处。做生意,应该利益至上对不对。只要你停掉新闻舆论,其它都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夏梦轻笑:“古总,你把我从普阳赶出去的时候不谈,压缩我股份比例刻意拖着不给付的时候不谈,挖我核心员工不谈,处处打压之时更不谈……现在,想谈了,我反而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样特别卑鄙吗?以基金池威胁,我这边已经顺利配合把股份兑现。结果,你釜底抽薪,来这一手,这恐怕是人品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淡声:“一个连打电话都习惯性录音的人,竟然信誓旦旦的跟别人讲人品。”

    古清河沉着,进而发笑:“那咱们走着瞧。我倒要看看,楚新能走多远,你能走多远!”

    夏梦完全不将他的话放心上,刚至中午,她好容易得空回家一趟,不愿意被古清河扰了心情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她就从育儿师张姐的手里接过儿子。打量着,逗着。

    孩子是一天一个模样,跟刚出生之时的照片对比,相似点都不多了。

    以前看着最像她,长着长着,又不怎么像了。特别无意间的蹙眉,她竟有些看到老公的错觉……就是,面貌有点太像小姑娘,推出去,一些邻居总问男孩女孩……

    她回答男孩,别人还不怎么信。她都想把儿子尿不湿扯下来给她们看看,到底男孩女孩。

    而且性情上现在就能看出来,跟茜茜完全相反。不爱哭,倒是挺爱笑。省事儿,大多时间安安静静的,不闹腾。胆小,开门动静稍微大点,都能吓的激灵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午休的,瞧儿子咕噜噜转动,好奇一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找辆婴儿车,把人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区绿化不错,中午到处皆是凉荫。巧合看到楼上一户的女主人也在,走着,随口打了声招呼:“柳姐,没去公司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妈身体不舒服,在家陪她一天。”

    经常见面,柳雯对于夏梦公众人物的形象不甚在意,只当是个普通邻居。起身,看了看咬手指的小墨儿:“我是真羡慕你,生出来孩子都这么好看……比他姐姐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最近没怎么见你老公,忙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夏梦顺着坐下:“什么都忙,就是个借口。谁不忙,不一样能抽出时间来。”

    柳雯听的想乐:“这倒是,我家那位不出差,天天都应酬不断。住酒店时间,比家多。你老公已经不错了,没少见他带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跟着也笑:“咱俩是要从最差老公人选中,挑出来一个相对好的么?瞧瞧楼下赵姐的老公,事业做的也挺大,连赵姐出去跳个舞都跟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赵姐还夸韩东人帅,有男人味呢。嫌自己老公,太没主见,什么都找她商量,烦不胜烦!打算还要三胎不?可千万注意点,手术分娩,别短时间内再意外怀孕。不然,受罪的肯定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,我要有你这基因,生孩子这么漂亮。我一定生到绝经,反正又不是养不起……可一旦手术,超过俩孩子,就有风险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眨眼打断,岔开了话题:“男人真心疼你,怀不怀孕,根本不是女人该操心的事。意外多了,就证明丈夫根本不在意妻子受不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对。有些视觉性的男人,感觉一来,哪会知道在意是何?失去理智后做的所有事,都有道理,又都不用顾虑道理。他无脑,咱还没主见,就只能怪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还挺喜欢跟这位大大咧咧的邻居聊天,又笑了笑:“你们家财政,谁管?”

    “他!我是懒得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担心,我刘哥拿着钱乱来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管,他随便漏点钱也够乱来的。所以,纠结这个干嘛呢。男人只有想不想做,没有做不到。管着控制着倒不是不行,关键得有这本事。反正,我们家那位我管不了。我瞧韩东的个性,估计你也不好管……换言之,管着又能如何。管着孩子,管着家里,管着老公,管着钱,管着父母……累死得了!”

    “再说句不好听的,我就没见过几个被控制着的男人,能做出多惊天动地的事儿来。全都要靠,自觉,自觉的去思考许多事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夏梦听的一愣:“所以我刘哥哪怕天天住酒店,你一点不想他会不会找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会想啊,那难不成我天天跟着他啊。他不烦我,我都得烦他了。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,稀里糊涂就是一辈子。而且像咱们这种家家俩孩子的,你能想象如果一旦离婚,得承受多少吗?男女都舍不得孩子,势必一人一个,有几个可以承担这种代价跟后果!”

    “真没感情,至少等孩子大点,三观健全的时候。再考虑离婚的事……谈这些干嘛,扫兴。”柳雯起身:“走走吧,我妈想活动活动。”

    夏梦点点头,边走,边掏出手机随意扫了一眼丈夫那剧组发出来的各种短片,宣传片,以及底下的评论。兴致稍减,不经意退后几步发了条语音微信:“你是不是打算在外呆一年来着?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啊,从出月子,你就基本碰也不碰!”

    韩东听她口吻不对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想你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戏份快完了,这几天是打算回去顺便办贷款的事。”

    夏梦闷道:“你是打算回来贷款,顺便,回家看看才对吧。那还是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毛病啊,挑着语病找茬。我为什么贷款,不正因为要还欧阳那笔钱,跟一屁股债。前几天,我才又让欧阳从振威挪出来一部分,用来还第一个月贷款……从朋友处能拿到钱,从自己老婆手里一分钱拿不到。你还理直气壮的没事找事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打断:“说完了没?没说完就继续。这家,你爱回不回,我一会就揍你儿子,晚上接着揍你女儿!”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在这打岔,等我回家,咱们再好好算账!”

    “算账就算账,谁怕你!还有,别那么大火气,伤身。你要是嫌我不如你朋友好,你就跟你朋友过去吧!反正不管你男朋友还是女朋友,全比我好。别再回我,关机了,不想听你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