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上门女婿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丫头

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丫头

2021抗击疫情标语:接种新冠疫苗,利己利家利国!
一秒记住【笔÷趣♂乐 WwW.BiquLe8.Com】
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幼儿园,因为见过并且认识老师。没费功夫,他就把茜茜接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这几天正郁闷呢,既没怎么见到过妈咪,也没见过奶奶。住在爷爷家里,虽然不闹腾,却着实的委屈。

    所以刚见爸爸,大眼睛里就布满了雾气。

    韩东哪受得了,忙一手提着她书包,一手抱起了孩子:“爸爸这阵子是太忙了。这不,刚闲下来,就赶紧来看茜茜……乖,不哭。”

    茜茜头趴在他肩上,蹭了蹭:“有了弟弟,就没人爱茜茜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呀,茜茜在爸爸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奶,奶奶说。说茜茜不听话,以后就只喜欢小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逗你玩儿,茜茜又可爱,又漂亮,还聪明,谁都喜欢。她是故意吓唬茜茜,想让茜茜乖一点。”掂了掂她书包,打岔:“还挺沉,宝贝儿今天学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茜茜起了精神:“学了一首古诗,我背给爸爸听。茜茜是全班第一个会背的,老师还表扬了我,奖励了一颗糖果。”

    她背着,挣扎弯腰打开书包,把一块包装精美的糖果拿了出来:“爸爸,咱们一人一半好不好。老师说,好孩子要学会分享。可是我不想分享给别的小朋友,因为他们有东西,也不喜欢给我分享……”

    韩东乐道:“是你自己还不够吃吧。”

    茜茜脸一红:“我,我都不喜欢吃糖,小孩才吃呢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都是大孩子啦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鼻涕虫,还特别爱哭,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东温和揉了揉女儿脑门,将书包丢到车上,把人也放了进去:“不能这么想,他们有的刚刚离开爸爸妈咪。茜茜刚上幼儿园的时候,不也总哭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在学校哭过呀,上次孔泽明欺负我,我也没哭!他推了我好几下,我就推了他一下,他哭了。老师罚我们两个人不准坐,他站了一会,又哭了。”

    韩东瞧她满脸自豪,煞有其事的讲述。既好笑,又有点紧张:“他为什么欺负你呀。”

    忘了启动车子,他不经意追问。

    “因,因为。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茜茜在说谎。”

    茜茜低下头,也低下声音:“他说他爸爸是个大官,还说所有人都要听他爸爸的。我就,我就说,我爸爸是更大的官,能管着他爸爸……但,但是,就是他先推我的。”

    韩东听的啼笑皆非,又莫名感觉有些头疼:“宝贝儿,你这么小,就开始跟人拼爹了呀。他爸爸哪怕是世界最厉害的人,跟你有什么关系呢?他喜欢说,你可以不喜欢听,可以走开,怎么会跟人斗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爸爸就是个很普通的人。不是什么大官,不是什么富豪。以后不能再这样想了,你只要知道,不管爸爸妈咪是什么人,都会尽全力的呵护茜茜。难道说,爸爸没本事,茜茜就不喜欢爸爸了吗?”

    “茜茜最爱爸爸。”

    韩东边慢悠悠开车,边腾出手摸了摸她小辫子:“茜茜还小,很容易会受到别人的影响。但是茜茜要知道,永远不用去跟别人攀比任何东西。如果爸爸拿茜茜跟别的小朋友比,说她们很乖,很漂亮,更懂事,茜茜哪都不如她们。茜茜听了会高兴吗?”

    茜茜似懂非懂:“哦。”

    韩东愈发温和:“以后不准再跟别人动手,有事情的话,更要第一时间跟爸爸妈咪沟通。茜茜不是有手表嘛,可以随时打电话,爸爸教你怎么做。好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咱们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饭,就是最简单的炸鸡汉堡。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何魅力,总之女儿就是最喜欢吃。当然,因为油太大,韩东不在家的时候,基本没人带她过来。

    韩东知道这些外面的东西肯定不如家里,却抗拒不了孩子眼巴巴的眼神。

    况且他的生活态度,从来都没那么严苛。

    孩子喜欢,就可适量的满足。

    吃过东西,韩东带孩子一块去医院看龚秋玲。小丫头几天没见奶奶,一见龚秋玲躺在病床上,默默注视着,不一会就哭了。

    夏明明在旁边哄,龚秋玲也被孩子惹的掉泪。

    夏梦瞧着这副不可收拾的场面,把韩东拽到外头,不免责备:“你怎么把孩子给带这来了,还有,她正上学。有你这么胡闹的爹嘛。”

    韩东往里面看了一眼:“我就是想她了。再说幼儿园学那点东西,缺几天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没事就没事?知道平时因为教她点东西,我们得费多大劲。”

    韩东有点懵,他没料到妻子反应这么大。斟酌着补充:“我考虑这几天得带着妈去上京,也不能总瞒着茜茜。小孩子现在懂事多早,她知道后,反而会理解奶奶为什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既怒又笑:“你把她考虑的太好了点,我跟你说,这丫头别说别说几天不见奶奶,就是你我,只要她玩的开心,不带想起来的。看她平时嘴甜的,把你哄的,哪有这么想念。视频一挂没几分钟,该干嘛干嘛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少说几句吧,就这点事。”

    夏梦强调:“这是原则。孩子你不教可以,至少不能拖后腿吧。”

    韩东充耳不闻,视线越过她:“妈,小梦在这又絮叨呢,怪我带茜茜来看你。我是猜您一定想她,才给带来的,她还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抿抿嘴唇,没等说话,里面龚秋玲训斥自己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匪夷所思看着丈夫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东作势又要招呼龚秋玲,夏梦这才止住了接下来的话,回身进了病房:“妈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隐约的,里面龚秋玲数落夏梦的声音,时而响起。

    韩东暗暗好笑,跟着进去,给女儿剥了个香蕉,插话:“小梦现在不知怎么了,就爱小题大做,他根本不理解我,为何要带茜茜过来。我小时候,几天不见自己父母,经常胡思乱想,特别难熬。但如果知道父母去哪了,有了思想准备,就没那么急,我考虑茜茜也是这样想的。”视线微转:“对不对,宝贝儿。”

    茜茜小鸡啄米样点头:“爸爸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夏梦被这对父女气的没招,看母亲样子,显然也不跟自己一条战线。忙岔开话题:“你别贫了,让你办的事,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算顺利,你这几天别忘让人跟普阳交涉就行。”

    夏梦了解丈夫,听他这么说,就知道八九不离十。愣了愣,惊讶:“你怎么做到的。古清河这人,好像并不怎么愿意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想的这么复杂,挺简单的。我一过去,他又端茶又倒水,并许诺,一定给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鬼扯吧你。”

    韩东乐呵:“事成就行了,偏还喜欢问些过程。你跟明明回去吧,这交给我跟茜茜。我相信,茜茜能照顾好她奶奶。”

    茜茜挺起胸膛:“对,我可以照顾奶奶。”

    夏梦答应着,暗自勾了勾手指,示意丈夫跟自己一块先出来。韩东装看不到,心想八成又是要找茬,就故意转过身跟龚秋玲聊个没完。

    不过,等她走的时候,还是出门去送:“先说好,别再跟我讲道理。道理谁都懂,不能上纲上线。”

    夏梦气笑了:“我还没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成神棍了。我是想问你,你不说要帮我做线下律所嘛,有没有详细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哪弄计划去。你比较擅长,找人做出来,我能帮多少忙,就帮多少。眼下,妈的身体最重要,我不得先陪她去上京么。”

    夏梦抓了抓他手掌:“你一个人行吗?要不我跟你一块去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怀着孕呢,来回跑什么医院,我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这阵子,肯定要辛苦你了。好好照顾好自个,你可不能再出状况……该吃吃,该睡得睡。不能因为照顾妈,把你累着!”

    韩东看夏明明已经过来,笑着点头:“我就说你现在爱絮叨,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很小的事,被你考虑这么复杂。”

    夏梦瞪了一眼:“你就是存心气我。我絮叨我的,你哪怕听几句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,你跟谁絮叨去,不一直在听吗。”

    “额,你别送了。我这就走,省的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韩东笑个不停,叮嘱夏明明:“照顾好你姐,赶紧回去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姐夫。”

    夏明明脆生生答应,上车后。挥了挥手,慢慢开走。

    韩东正准备回医院,手机震动,接到了一条消息,是王显民发来的一些国内权威的律师资料跟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他是快中午的时候叮嘱他做这些,没想到,效率这么高。这人,看来是挺堪重用的。

    思维举一反三,会做人,办事又利索,并且有管理经验。看来,他有时间得跟妻子说说这件事,看她怎么想。

    关于律师,韩东虽然不太懂。可毕竟身边有很多,相关从业者,妻子也是其中之一。他倒是有脉络,知道该请什么样的律师来坐镇。

    首先是刑法方面的权威,再就是合同法。

    前者必须顶尖,后者倒可以退而求其次,不那么着急。因为承接别公司的法务工作这块,本来就是妻子的老本行,她自己资源差不多就够用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需要从这些名单里,挑出一位刑法大腕。最好,是古氏的人。

    他想让古清河尝尝,被恶意挖角的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