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盛唐陌刀王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炮轰汉口

第九百二十五章 炮轰汉口

2021抗击疫情标语:接种新冠疫苗,利己利家利国!
一秒记住【笔÷趣♂乐 WwW.BiquLe8.Com】
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对皇帝李豫这些肉麻的话,郭子仪早就习惯了,因为大唐的形势已经恶化到濒临灭亡的边缘,李豫举目四望朝中的这些文臣武将,忠心耿耿的人多是无能之辈,能力拔尖的忠诚度也有问题,唯有郭子仪这么一个忠心耿耿又能够振兴大唐社稷的贤臣,这不得不说是大唐的幸运。想当初鱼朝恩把郭子仪的祖坟都给刨了,这位带兵在外的老令公硬是没有发怒,而是跑到自己跟前来哭诉,让他心中舒坦不已。

    鱼朝恩的权势越来越大,已经到了让他这个皇帝忌惮的地步,竟然仗着朕的宠信,给他的儿子讨要紫衣和金腰带,还在中书省的政事堂说出“天下之事怎么不由我”的话来,这是在频频挑战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尽管如今强敌在侧,雍军在长江对岸陈兵十万,实在不是清除内贼的好机会。但越是这个时候,越是要消灭自己内部的不稳定因素,攘外必先安内才是真国策。

    郭子仪的到来让他坚定了剪除鱼朝恩的信心,有了郭子仪坐镇在外挡住雍军,在内可以放心地重用元载进行谋划。

    郭子仪不禁悲痛地说道:“臣在江城乘坐船舶渡江之时,正好听到了襄阳死守的消息,张巡、南霁云,雷万春等大将定然死节,臣斗胆请求陛下为他们设祭告慰,追封加赏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李豫连忙说:“这正是朕想要做的,张巡忠心为国,忠义死节,当为天下忠臣楷模,朕要给他追封国公,册封扬州大都督,将来收复长安之后,也要为他绘像凌烟阁。”

    皇帝能这样表明态度,郭子仪就放心了,他立即捡要紧的事情叙说:“陛下,叛贼雍军兵势甚急,三天前已经逼近荆门,若放任使其取下江城,大江中上游必落入贼人之手。贺兰进明无统兵之能,胆怯畏战,攻荆门襄阳之战仅仅损失了几百人,便败退至江城再无建树。江城在他手中必然败给李嗣业。”

    李豫恨恨地锤击着膝盖说道:“亏朕还如此器重于他,竟是畏怯不前的小人。令公,朕这就下旨命你为江淮荆襄巡防使兼任行军大总管,到任后立刻宣旨夺去贺兰进明节度使之职务,先贬进建康。统领荆襄以及江淮二十万大军,火速驰援江城!”

    郭子仪跪地叉手:“喏!”

    接受皇命后,他片刻不能在建康停留,立刻向西赶往江城,沿途从江州和鄂州调集兵力,又征调了战船百余艘,全面奔赴江城。

    江城地理位置优越,长江与汉水在此汇合,形成江夏,汉口,汉阳三块区域。实际真正意义上的江城有两座城池,一座在江北的汉口,另一座在江东的江夏。如今贺兰进明的多数军队都屯集在江夏,汉口的城池中只有四万兵力。为了表示出自己坚决抵抗叛军的决心,他把节度使行辕设置在汉口。但他的座驾大船每日在江岸上反复升降船帆,已经在为逃跑做演习准备。

    郭子仪认为江城是绝对不可能被围困的城池,因为城池的一面朝向长江,只要能守住城池,粮食辎重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江上送过来。他一旦进入汉口,就要用襄阳城中坚守培养出来的战术与李嗣业拼消耗,依靠江南富庶的鱼米之乡,把李嗣业的精锐大军拖垮。至少可以使双方进入战略相持阶段。

    李嗣业也非常明白此中道理,所以他攻克襄阳后,就立即命令李怀仙进兵荆门劝降李国贞,并派出飞虎骑奔行一日数百里抵达江城附近,同时玄武炮被装载在汉江中游的船舶上,沿着江水抵达飞虎骑的驻地。

    郭子仪西进即将到达江夏的时候,汉口附近仅仅只是驻扎了四万飞虎骑和六十门玄武炮,真正的主力步卒还在赶来的路上,更多的辎重粮草也才刚刚途径荆门,按照这个速度李嗣业根本无法占领江城。

    但他本人抢先一步到达了汉口附近,在大多数兵力未到达之前,便命令先期到达的六十门抢先炮轰城池,给城内的顽敌造成心理上的压迫。

    玄武炮和炮弹在汉水岸边被运输下船,在江边一字排开,炮口冒出滚滚白烟,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,一时间翻腾的火球在城内到处肆虐。

    一批巨型孔明灯也先期到达,飞到城池上空向下投掷猛火雷,烧毁了不少民房和军营,江城终于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之中。

    这样猛烈的炮火攻击让贺兰进明心生恐惧,长孙全绪也知道此人靠不住,直接了当去辕门找他,开门见山说道:“贺兰大夫不必畏敌,据我麾下的斥候探知,聚集在汉口外的唐军不过飞虎骑和少数几门炮而已,唐军真正的主力和攻城器械还远远没有来到。你只要稳坐在这里坚守,郭令公很快就会率大军前来。”

    长孙全绪有些话没有说出口,免得打击贺兰进明的抗敌积极性,事实上等郭子仪率大军到来,贺兰进明的好日子也就去到头了。

    贺兰进明和长孙全绪关系交恶,便使得他的话,贺兰一个字都不会相信。他和郭子仪以为自己和张巡一样好欺骗吗?

    张巡这种人说好听点是忠义之臣,说难听点就是傻叉,大唐这么多既得利益者,大家豪门世代簪缨享受到今天,凭什么就轮到他一个小小的雍丘县令上前去拼杀。今天朝廷里的那些勋贵世家已经富贵了好几辈子,要战死也是他们先战死,凭什么要他这祖上没享受过富贵的人去拼命。

    且不说郭子仪的祖上太原郭氏从东汉时期就是达官显贵了,就连那长孙全绪也是隋唐长孙家族的后人,反正他们比我更有理由去拼命。

    他心中存着这样的想法,却把胸脯拍得震天响:“长孙将军说得哪里话,我贺兰进明虽无多大能耐,但对大唐社稷还是忠心不二的。”他拍着案几站起来,伸手指着侧间内一具棺材说道:“看见那具棺材了吗,江城若失守,这具棺材便是本官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长孙全绪信服地点头,算是相信了贺兰进明的鬼话,他朝着对方叉手说道:“贺兰大夫请放心,长孙全绪定与你共同进退,抵挡强敌,不会让你进棺材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便转身离去,率领三千郭家军亲自到城墙上查看敌情,现在天色已经昏黑。但依稀地平线上看到一排黑漆漆的火炮,炮口冒出赤色的烈焰,他身后炮弹在城墙上或者民房上空炸开,又有几座建筑倒塌,百姓被炸死或炸伤,哀伤痛哭。

    火炮这个东西太厉害了,超越了一切的攻城器械和远程武器,雍军能够战无不胜,一半都是靠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